<i id="pjbzn"><ol id="pjbzn"><listing id="pjbzn"></listing></ol></i>

        <dfn id="pjbzn"><ins id="pjbzn"><p id="pjbzn"></p></ins></dfn>

          <b id="pjbzn"></b>

          <dfn id="pjbzn"></dfn>

          <b id="pjbzn"></b>
          <em id="pjbzn"><b id="pjbzn"></b></em>

          <ol id="pjbzn"></ol>

          OA辦公系統 業務系統

          每日黨史7.28:孟良崮戰役

          瀏覽次數:783 2021-07-28

          孟良崮戰役中的粟裕(左二)。

            孟良崮

            一九四七年春天,山東戰場態勢復雜,在解放區腹地進行的戰爭進入了萬分殘酷的絞殺狀態。內戰爆發以來,國民黨軍侵占了山東解放區的大片,尤其是山東解放區首府臨沂的丟失,以及山東境內主要交通線和重要城鎮被國民黨軍控制,迫使共產黨人的生存區域逐漸向山東東北部壓縮。但是,國民黨軍在不斷發起的進攻中已損失了二十四個旅的兵力,加上地方武裝,國民黨軍在山東戰場的兵力損失已達三十萬人。而華中軍區部隊卻增長了百分之十二,包括地方武裝在內,兵力總人數達到了五十七萬之眾,成為當時共產黨領導的軍隊中最為龐大的一個軍事集團。盡管山東解放區政府大力推廣土地改革,構建起一個較為完整的生產和供應體系,但是,如此龐大的軍事集團和巨大的戰爭消耗令解放區內的負擔能力達到了極限。一九四七年春天,原華中野戰軍、華中解放區政府工作人員以及他們的家屬,全部轉移到了山東,加上原山東野戰軍、山東解放區政府工作人員以及他們的家屬,還有被俘的近十萬國民黨軍官兵,一下子使山東解放區必須供養的人數超過了當時全國范圍內的任何一個解放區。

            山東共產黨人的生存形勢十分嚴峻。

            此時的山東戰場上,集結著國民黨軍“五大主力”中的“三大主力”:即張靈甫的整編七十四師、胡璉的整編十一師以及邱清泉的第五軍。國民黨軍的總兵力已達到二十四個整編師(軍)六十個旅,共計四十五萬人。

            三月底,國民黨軍打通了津浦鐵路的徐州至濟南段和兗州至臨沂段。大規模的作戰開始向山東解放區的縱深地帶推進。

            陳毅和粟裕擬以三個縱隊迅速南下,誘使敵軍回援,然后以五個縱隊的兵力或打南線之敵,或打增援之敵。但是,部隊剛剛南下兩天,作戰意圖就已暴露。當面的國民黨軍第一兵團緊急向后收縮,第二、第三兵團向南下的華東野戰軍三個縱隊展開了戰役合圍,陳毅、粟裕部被迫停止在新泰、蒙陰一線。

            在山東戰場上,國共雙方的戰略意圖都已十分明確。國民黨軍勢要攻占山東,而對于共產黨人來講,一個不容爭議的前提是:山東解放區絕不能丟失。

            尤其是這個局面發生在延安已被放棄之后。毛澤東致電華東野戰軍:“不論什么地方,只要能大量殲敵,即是對于敵人之威脅與對于友軍之配合,不必顧慮距離之遠近?!?/p>

            然而,戰機一失再失,部隊來回調動,這種被稱為“耍龍燈”式的作戰,引起了部隊官兵的焦躁情緒,官兵中間開始流行一句順口溜:“陳司令的電報嗒嗒嗒,小兵們的腳板啪啪啪?!标愐?、粟裕也十分焦急:如果再不尋找到殲敵戰機,打一個像樣的殲滅戰,等到國民黨軍重兵調動完成,山東戰場的形勢只能更加惡化。五月四日,毛澤東來電,強調“要有極大忍耐心”。

            為讓國民黨軍放心大膽地前進,華東野戰軍主力又向后退了一點,撤至萊蕪、新泰、蒙陰以東地區。這一帶多巖石山地,山中小路崎嶇狹窄,對于機動能力強的我軍來往不受制約,而卻極其不利于國民黨軍重型裝備的通行,就在部隊已經開始調動的時候,粟裕接到前方的報告:九縱在坦埠以南受到整編七十四師的攻擊。這一情況立即引起粟裕的警覺。接著,偵察部門截獲了湯恩伯的一個作戰命令,內容是:十一日攻擊坦埠,整編七十四師主攻,整編二十五、八十三師為其左右翼,除以一部控制孟良崮等要點外,限于十二日拿下陳粟指揮中心所在地坦埠。

            經過分析,粟裕認為,國民黨軍的攻擊計劃有所調整,即采取中間突破的方式,直接攻擊華東野戰軍的指揮中心,企圖令華東野戰軍陷于混亂,最后形成決戰態勢。粟裕決定以“猛虎掏心”的辦法,從敵戰斗隊形的中間楔入,切斷對我威脅最大的中路先鋒敵第七十四師與其友鄰的聯系,然后將整編七十四師吃掉??梢韵胍妳⒅\人員的吃驚程度。整編七十四師是國民黨軍最精銳的部隊,全副的美式裝備,被譽為蔣介石手中的“王牌”。況且,目前整編七十四師居于敵人攻擊陣形的中間部位,粟裕的設想顯然違反了我軍打擊薄弱環節、孤立殲滅翼側之敵的原則。

            而粟裕的依據是:整編七十四師雖然強大,但它的弱點也是致命的,那就是重裝備進入山區后機動能力將受到嚴重限制,使優勢裝備反成累贅。再有就是,整編七十四師是蔣介石眾所周知的嫡系,師長張靈甫年輕氣盛,不可一世,這造成了該師與其他國民黨軍部隊芥蒂很深,在我軍堅決阻援的情況下,友鄰未必會拼死援救。

            華東野戰軍戰役發起時間被確定為十三日黃昏。

            十二日傍晚,蔣介石在其官邸召開了軍事會議。這是一個致整編七十四師于死地的會議。

            在這間大客廳里,蔣介石和他的高級幕僚們像談論一次出游計劃一樣,作出了在山東戰場繼續全面推進的決定。他們制訂的看上去并沒有什么特殊內容的作戰計劃,卻導致了一個讓共產黨人永遠津津樂道的著名的戰例——孟良崮戰役。

            一九四七年五月十二日,整編七十四師開始向坦埠方向攻擊前進。拂曉時分,其先頭部隊五十一旅以炮擊為先導,向當面華東野戰軍第九縱隊許世友部的阻擊陣地實施攻擊。九縱的任務是牽引七十四師前進,即不能讓其攻擊速度過快,以便給穿插的部隊爭取時間,但也不能把他打回去或是令他原地不動,使七十四師始終認為當面的共產黨軍隊根本無力阻擋。

            連夜的大霧,不但給迅猛穿插的一縱帶來了辨別方向的困難,也給國民黨軍帶來了巨大的災難:整編七十四師的軍官們曾經發現側翼出現了運動中的大部隊,但是由于大霧看不清,竟然主觀地認為那必定是友軍二十五師在向他們靠攏。

            第六縱隊王必成部攻擊垛莊的戰斗十分關鍵,垛莊是整編七十四師的后方補給點,攻擊是否得手關系到能否最終完成包圍。六縱一舉將垛莊拿下。整編七十四師的退路已斷。

            張靈甫終于意識到自己有被包圍的危險,下令全師向孟良崮和蘆山地區收縮。低估張靈甫的軍事才能是危險的。張靈甫的設想是:憑借整編七十四師的實力,共軍根本啃不動,只要整編七十四師用頑強的防御把陳粟牢牢地吸引住,四周的友軍乘勢合圍,就能為與共軍在山東決戰創造出一個最佳時機。蔣介石顯然也發現了這一絕好的態勢,他立即命令整編七十四師堅守陣地,吸引共軍主力;命令位于新泰的整編十一師、位于蒙陰的整編六十五師、位于桃墟的整編二十五師、位于青駝寺的整編八十三師、位于河陽的第七軍和整編四十八師,分別從西北、西、南、東四個方向上火速向整編七十四師靠攏。

            于是,孟良崮戰場陡然顯出驚人的戰役格局:陳毅、粟裕部的五個主力縱隊雖然包圍了整編七十四師,但國民黨軍卻以十個整編師(軍)的大兵力對陳毅、粟裕部實施了反包圍。狹窄的地域內聚集著數十萬大軍。敵中有我,我中有敵,層層交錯,扭成一團。十五日下午,華東野戰軍對整編七十四師發起總攻。

            留在坦埠的陳毅不斷地給各縱隊司令打電話,強調要盡快把七十四師這個“硬核桃”敲掉,阻擊部隊要堅決頂住增援之敵。陳毅知道“勝敗在此一舉”。孟良崮,位于蒙陰東南約六十公里處的蘆山之中。主峰孟良崮海拔五百米。崮,為山東腹地特有的一種坡度陡峭、怪石林立、草木稀疏、石質堅硬的石山。整編七十四師收縮在這里后,由于無法挖掘戰壕,官兵們或用石塊筑起掩體,或在巨大的巖石縫隙間設立射擊陣地。共產黨官兵從陡峭的巖壁上仰攻,沒有任何隱蔽物可以利用,而整編七十四師雖然在上山時丟棄了部分重型裝備,但其步兵武器的火力依舊十分兇猛。攻擊部隊采取波次攻擊的方式,一輪接一輪地前赴后繼,敵軍不但組織起密集的火力攔截,而且還多次發動大兵力的反擊,雙方在陡峭得幾乎站不住腳的石坡上混戰在一起。巖石間血肉橫飛,到處是嘶啞的喊聲和痛苦的呻吟聲,巖石縫隙中很快塞滿了雙方士兵的尸體。張靈甫,一個性格冷峻的職業軍人,在十五日接近中午的時候,他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什么是恐懼。張靈甫開始向友鄰部隊呼叫增援,讓他萬分恐懼的是,被包圍在中間的明明是他,可各友鄰部隊竟然向他發出了請求增援的呼叫。張靈甫原名鐘靈,字靈甫,生于陜西長安的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一九三四年率部追擊長征中的紅四方面軍,因作戰頑強得到陸軍第一師師長胡宗南的賞識,升為中校團長。不久,張靈甫制造了一件轟動全國的新聞:他與原來由父母撮合的夫人離婚之后,娶了漂亮的四川姑娘吳海蘭。由于婚后一直在外作戰,當他聽說有人在西安看見夫人和別人看電影時,立即向師長胡宗南請了假,然后帶著一把手槍回了西安。進家便吩咐夫人給他包韭菜餡餃子,當夫人走到菜地里蹲下割韭菜的時候,他向夫人的后腦勺開了一槍。夫人陳尸自家菜地,他徑直返回了部隊。張靈甫殺妻之事傳出后,吳海蘭的家人將其告上法院,在強大的社會輿論壓力下,蔣介石電令胡宗南將其押解至南京監禁。張靈甫是胡宗南軍中最得力的軍官,胡宗南沒有派人押解他,而是給了他路費,讓他自己去南京面見蔣介石。結果張靈甫經洛陽、鄭州、徐州,一路閑散游玩,剛走到半路盤纏就用光了,好在他模仿恩師于右任的書法足以亂真,就此一邊賣書法一繼續游玩,半年之后才到達南京。張靈甫被關進模范監獄,除了不能走出大門,一切自由,而他大多的時間都在研習書法。一年后,經第七十四軍五十一師師長王耀武請求,張靈甫被秘密釋放投奔第七十四軍,從此舍“鐘靈”名而以字“靈甫”行世。一九四六年夏升任第七十四軍軍長兼南京首都警備司令。國民黨軍整編后,第七十四軍稱整編七十四師,但兵力仍在三萬人左右,全師裝備精良,戰斗力極強,被蔣介石譽為“國軍模范”。

            華東野戰軍阻援部隊的戰斗同樣打得極其艱苦。阻援部隊的頑強戰斗和不惜代價的反擊,竟然讓國民黨軍受阻部隊紛紛以為自己是陳毅、粟裕部攻擊的焦點,于是才出現了請求張靈甫出擊救援的怪事。

            張靈甫的一世孤傲終于讓他在危難之時面臨孤軍作戰的絕境。

            離孟良崮最近的整編二十五師和整編八十三師,距張靈甫的整編七十四師僅僅只有五公里,兩個師的炮火完全可以與整編七十四師構成交叉火力。由于整編二十五師和整編七十四師被編在同一個攻擊縱隊中,負責指揮的整編二十五師師長黃百韜因此不敢怠慢。他采用密集的人海戰術,向華東野戰軍第一縱隊的阻擊陣地發動輪番攻擊,在一縱隊前沿陣地官兵傷亡殆盡的情況下,整編二十五師占領了覆浮山和界牌,但依舊與張靈甫的整編七十四師隔著一座天馬山。

            與黃百韜相比,整編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的心情就復雜得多了。張靈甫和李天霞同為黃埔畢業,又同是第七十四軍軍長王耀武的親信。一九四六年,國民黨軍整編時,兩人暗地里競爭“王牌”師師長的位置,結果張靈甫因得到原第七十四軍兩任軍長俞時濟和王耀武的支持而把李天霞擠了下去,李天霞對此一直懷恨在心。

            張靈甫發覺被圍之后,曾向第一兵團司令長官湯恩伯請求命令李天霞部火速增援。李天霞受命之后,僅派出一個團,冒充旅部番號,進至沂水西岸,最終還是把沂水西岸的陣地丟了,導致張靈甫的一個旅被共產黨軍隊分割出去。張靈甫在電話里向李天霞的一位團長發火,說他已經稟報國防部,整編七十四師的右翼要是出了事,整編八十三師要負責。李天霞順水推舟,立即命令這個團歸張靈甫指揮??墒?,他同時又給他的團長打去電話,暗示部隊遇到情況就撤退。這還不算完,李天霞的整編八十三師不但沒有再向孟良崮靠近一步,而且主力開始全部向東收縮,最終與整編七十四師拉開了一段無法彌合的距離。

            在蔣介石的嚴厲催促下,十五日,湯恩伯離開臨沂前往孟良崮前線。走到半路,碰見剛從孟良崮跑出來兵團副司令長官李延年。李延年對湯恩伯說“七十四師現在很狼狽”,勸湯恩伯不要再向前走了,因為垛莊已經被共產黨軍隊占領,一旦陳毅、粟裕部掉頭南下就麻煩了。湯恩伯立即返回了臨沂。此刻的孟良崮戰場,陣地幾乎全部是呈四十五度角的陡峭而堅硬的石坡,無論對于守方還是攻方,都足以令最勇敢的士兵生畏。巖石上無法挖掘戰壕和掩體,仰面攀登上去,雙方相互發現的時候都槍口已經近在眼前了。

            十五日黃昏,整編七十四師已被壓縮于東西三公里,南北兩公里的狹窄山地間,人員、馬匹和輜重全部密集地暴露在共產黨軍隊的炮火打擊之內,一顆炮彈就能造成驚人的傷亡。時值盛夏,石山堅硬,寸草不生,水源奇缺,國民黨軍飛機空投的糧食、水囊、彈藥大多落在外圍共產黨軍隊的陣地上。張靈甫的數萬官兵饑渴難支,疲憊不堪,傷亡慘重。在殘酷的戰斗中,整編七十四師官兵頭頂烈日,向九縱控制的地域發起沖擊以爭奪水源,九縱的一個連誓死不讓國民黨軍接近水源,拉鋸般的殘酷爭奪戰中這個連幾乎全部傷亡,雙方官兵的尸體布滿了水源四周。

            死尸的味道和硝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在熾烈的高溫中彌漫。

            晚上,張靈甫轉移到孟良崮上的一個山洞里,微弱的燭光映在黑黢黢的石壁上,張靈甫再次向湯恩伯呼叫請求迅速解救。湯恩伯要求張靈甫主動向萬泉山方向突圍。張靈甫的回答是:本部已無力向萬泉山實施攻擊。然后,張靈甫給仍在陣地上的五十七旅旅長陳噓云打電話,要他撤到師部這邊來,張靈甫說:“噓云,我們最后也要在一塊?!?/p>

            十五日夜,陰云遮蓋星月。

            支前干部吳相林的運糧隊已經接近了激戰中的孟良崮,他計算了一下,余下的路程大約還有十五公里。前面是座大山,路窄山陡,車子無法推了。他們把糧食卸下來,把小推車藏好,所有的人把糧食背在了自己背上,多的背了一百多斤,少的也有七八十斤。吳相林扛著糧食口袋走在最前面,遠遠地看見天上盤旋著飛機,他數了數有十來架。

            孟良崮的戰斗打響以后,在通往戰場的各條山路上,密集地行進著支前的獨輪小車。農民們的小車上裝載著戰爭所需要的所有物資:糧食、槍支、彈藥、柴草、木料、藥品、挖戰壕的鐵制工具、攀登用的木制云梯,棉衣面被和大量的布匹,甚至還有給犧牲官兵準備的衣服和棺材。在戰場四周的山路上,到處可見由青壯年組成的擔架隊,婦女和老人們則跟在擔架旁,不斷地給傷員們喂水和干糧。傷員進村了,女人們看著渾身是血的官兵一邊抹眼淚,一邊用秫秸量傷員的腳,她們想讓傷員穿上一雙鞋底上繡有“大吉大利”字樣的新鞋。那些急需動手術的傷員要緊急轉運,大娘把昨晚上她眼巴巴地守了一夜的傷員送到村口,嘮叨著囑咐擔架抬得穩一點,然后俯下身子對傷員說:“孩子!你命大!咱娘倆日后見!”孟良崮戰役期間,隨軍常備支前民工七萬七千人,二線常備支前民工十五萬四千人,后備支前民工四十五萬九千人,整個孟良崮戰場上支援共產黨軍隊作戰的支前民工達六十九萬人。

            十六日晨,張靈甫藏身的山洞開始遭到炮擊。共產黨軍隊已經攻到咫尺之遙,“王牌”整編七十四師到了它最后時刻。共產黨官兵從各個方向蜂擁而上,最后的白刃戰在孟良崮山頂展開。上午八時,蔣介石發來急電:“山東共匪主力今向我軍傾巢出犯,此為我軍殲滅共匪完成革命唯一之良機?!痹谑Y介石的嚴令下,湯恩伯發電各部隊:“我張靈甫師連日固守孟良崮,孤軍苦戰,處境艱危。我奉令應援各部隊,務須以果敢之行動,不顧一切,星夜進擊,破匪軍之包圍,救胞澤于危困……”整編二十五、六十五、八十三師等部隊被迫發動猛烈的攻擊。負責阻援的華東野戰軍各部隊拼盡最后之力誓死不退。而在圍攻孟良崮的戰場上,陳毅和粟裕不斷給各縱隊指揮員打電話:“誰拿下孟良崮誰就是英雄!”雨云密布,天昏地暗。

            山洞里的張靈甫已經絕望,決定與他的軍官們集體自殺。副師長蔡仁杰拿著夫人和孩子的照片痛哭不已;副參謀長李運良把臉上途上血污藏了起來,當初就是他一再向張靈甫表態:“軍座,此雖孤山,但地形險要,我們要置于死地而后生,臨險境而逢生?!睆堨`甫開始給結婚不到兩年的夫人王玉玲寫訣別信:十余萬之匪向我猛撲,今日戰況更加惡化,彈盡援絕,水糧全無。我與仁杰,決以最后之一彈訣成仁,上報國家與領袖,下答人民與部署。老父來京,未見痛極,生善待之,幼子望養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靈甫絕筆,五月十六日孟良崮。

            同時,張靈甫還給蔣介石寫訣別信,訴說由于友軍貽誤戰機,后又見死不救,尤其是李天霞部沒有保證整編七十四師右翼的安全,從而導致現在戰場結局的來龍去脈。之后,張靈甫將整編七十四師副師長以下、團長以上的軍官姓名一一在訣別信中報給了蔣介石,請求蔣介石給予其家眷照顧。最后,張靈甫再次痛斥了國民黨軍各部隊“各自為謀,同床異夢,勝則爭功,敗不相救”的現象以及對蔣介石賞罰不明的嚴重不滿。五月十六日下午十七時,首先沖到張靈甫藏身的山洞口的是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特務團一營。一營向山洞逼近,沖在最前面的三連指導員邵至漢中彈犧牲。官兵越過指導員冒著血的身體,吶喊著拼死向前,在擊斃了張靈甫的衛隊隊長后,他們開始向洞內掃射。

            傾盆大雨狂瀉而下。雨水夾雜著血水到處流淌。孟良崮戰役,華東野戰軍全殲國民黨軍整編七十四師和整編八十三師的一個團。國民黨軍傷亡一萬三千余人,被俘一萬九千六百七十六人。華東野戰軍傷亡一萬兩千一百八十九人。交戰雙方的傷亡人數幾乎相等,戰斗的殘酷程度由此可見一斑。共產黨軍隊的傷員和陣亡官兵的遺體被百姓們轉移和安葬了,只剩下國民黨軍陣亡官兵血肉模糊的尸體橫陳在孟良崮的巖石上。

            蔣介石獲悉整編七十四師被殲滅后,認為是內戰以來“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為此,第一兵團司令長官湯恩伯被撤職,整編二十五師師長黃百韜被撤職留任,整編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被撤職押送軍法處查辦。

            共產黨官兵在山洞中找到了張靈甫的尸體。華東野戰軍用擔架抬著這具遺體開始轉移,兩天之后,由于天氣炎熱尸體開始腐爛,華東野戰軍政治部決定就地掩埋。華東野戰軍花了四百塊大洋買了口上好的楠木棺材,將張靈甫的遺體擦洗干凈,給他穿上了新衣服,安葬于沂水縣野豬旺村后的一座小山岡上。跟隨第六縱隊轉移的整編七十四師被俘軍官要求最后看一眼他們的師長。經縱隊司令員王必成同意,在縱隊副司令員皮定鈞的陪同下,九名將校軍官在張靈甫的遺體旁跪成一圈,泣不成聲。華東野戰軍官兵在張靈甫的墳前立了一塊木牌,上面寫著:張靈甫之墓。

            之后,共產黨方面廣播了埋葬張靈甫的地點,希望他的家屬到該處收尸。不久,張靈甫的棺槨被國民黨方面挖走,重新安葬于南京玄武湖邊。(摘自《解放戰爭》 作者:王樹增 出版:人民文學出版社)



          推薦新聞

          廣安投資集團黨委召開黨史學習教育專題民主生活會

          廣安投資集團黨委召開黨史學習教育專題民主生活會

          2021.09.23“學黨史、感黨恩、跟黨走”——廣安信用擔保集團與客戶共同學黨史
          2021.08.20每日黨史8.20:澳門回歸
          2021.08.18每日黨史8.18:和平統一·一國兩制
          2021.07.22廣安建信工程擔保有限公司開展“學黨史、強業務、爭先鋒”黨史學習教育專題培訓
          返回文章列表
          oumeijiqing在线_人妻综合网_嫩草影院污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视频在线免费播放